4/28/2009

藝評--南灣湖的金魚缸之盛世危言/NAIWEN

(摘自:台灣藝評人NAIWEN部落格”我乃文字”http://coolmoonintaiwan.blogspot.com/2009/04/20090412-ze-yes-chic-make-up-scene.html



光聽劇名我就不奢望能看懂:南灣湖在澳門嗎?金魚缸是一種裝置還是一個象徵?盛世是我們這一世嗎?現世價值混亂是非不明,還有什麼危言可以聳聽?看完之後除了第一個問題答案是yes,其他答案我還未有定論。


表演分三個部份。從下午一點到午夜十二點,歷時十小時。兩個場地。第一部份現場演出加錄像,第二部份裝置藝術展,第三部份行為藝術,整體是表演。下午一點多走進三巴藝門,全白空間,鏡子、沙發、有型有款的服裝,彷彿走進一家chic精品服飾店,定睛一瞧,裡面所有人都以極慢速移動著,彷彿在進行一種動態的冥思--他們在表演嗎?還是在觀察我們?


再向內是一組「扮演出」的裝置展,叫「堆砌匯演」(Make-up Scene)。的確啦,如果表演是一種概念的執行,那用裝置模仿概念又有何不可呢?



傍晚六點,天色開始昏暗,南灣湖畔賭場高樓林立有如一盞盞發光裝置,另一邊跨海大橋的街燈也亮起了。水上飄著優雅的音樂,一群觀眾守候在湖邊兩鐘頭,等著看什麼在湖上發生。我翻看文宣上寫著:「以無聊抵抗無聊」。但在狹窄而熱鬧的城市擁有這一方安靜,多麼令人喜歡啊。望著水波粼粼,神思隨之晃蕩,音樂聲中白衣人緩緩走岸,過約半小時後,六艘小白船一一航出,好像也不特別為什麼。這時我想:如果今天獨自在湖畔緬想、感受到一點什麼的話,其實差不多也是這樣的節奏,無衝擊性但舒服,不抵抗什麼而接受,這就是人心流淌的速度。




如果這叫做無聊,那麼強迫自己不可以無聊的想法難道不是種現代病嗎?一直演到午夜十二點慢速表演來說,不是沒意識,但以這麼長的時間去捕捉一個抽象概念,對總是迅速擷取和操作符號的影像語彙和現代人來說,應該是呆爆的行為。視神經和腦神經捕捉的訊息是快速的,但是,純粹地用身體力行去「體驗」什麼卻必須緩慢。 我想起台灣一個互動性數位科技藝術家陶亞倫,他總以機械和科技感十足的媒材,觸及人身體本能經驗的東西:「創作核心命題是以敏銳的直覺與還原古老身體的節奏,作為人類擺脫被科技物化的良藥,與面對超速機械文明的心靈出口。」他說︰「人類的心智與生理結構在近兩萬年的進化過程中,其實並沒有太大的改變,古老身體的演化速度,是否能趕上訊息技術進步的速度呢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