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/23/2005


<靜安寺路192號6樓> , 舞蹈劇場 , 2005/2 , 澳門文化中心
“這時代,舊的東西在崩壞,新的在滋長中.但在時代的高潮來到之前,斬釘截鐵的事物不過是例外,人們只是感覺日常的一切都有點兒不對,不對到恐怖的程度.人是生活於一個時代裏的,可是這時代郤在影子似地沉沒下去…極端病態與極端覺悟的人究竟不多.時代是這麼沉重,不容那麼容易就大澈大悟,這些年來,人類到底也這麼生活了下來,可見瘋狂是瘋狂,還是有分寸的,所以我的小說裏,盡是些不澈底的人物,他們不是英雄…他們沒有悲壯,只有蒼涼,悲壯是一種完成,而蒼涼則是一種啟示…”──<自己的文章>

1 comment:

那個人 said...

這是誰的文筆 ?